安辰

【海贼王】猫非常猫(原女无CP)

食用注意:
●短篇
●原女/原创角色
●无CP
●第一人称视角→第三人称视角
●时间线为航道前半段
●一时兴起之作
●已完结(可能进行会修改)

“哒——”我被脖颈间的冰凉惊醒,身体一抖跳离原处,却撞进一堆垃圾袋里。有东西惊叫着从垃圾袋中窜出来,我本能地扑过去抓住,再一看——老鼠!
我皱了下眉——虽然我也不知道皱不皱得了——松开双爪,转身向巷子口走去。
大街上人来人往,却并不热闹,所有人都沉默着,与这灰暗的天空十分相称。
“已经有十年了吧……”我想。
穿越到这个海贼世界,以野猫的身份在这座小岛的镇子上生活已有十年。每天除了觅食、睡觉之外,就是跟别的猫打打架、去森林探探险、或者调戏调戏人类,日子过得还蛮悠闲的。当然也曾出过意料外的事……
“砰!”枪声惊醒了我,是从对面的酒馆中传出的。
那是凯大叔的酒馆!我向酒馆奔去,一进门,面前有什么咕噜咕噜地滚过来。定睛一看,是颗有着螺旋花纹的紫色果实——这是恶魔果实!
“畜牲滚开!”“住手!”又是一声枪响,我一闪,子弹划过,身侧的地面被击穿。我看看被打穿的地方,再抬头,双眼一扫全场——有两群人对立着,遍地狼藉,角落是面色苍白,但一副松了口气模样的大叔。
我叼起果实就跑。
“尼克斯!回来!”大叔的声音远去,身后是数不清的叫骂声、奔跑声、还有枪声。
凯大叔曾经帮助过我,现在,换我来帮他了!
拐进小巷,爬上屋顶……凭借对镇子的了如指掌,我成功将他们带离了大叔的酒馆。
“好,接下来只要把恶魔果实随便放在一个显眼的地方就行了!”我这样想着,从屋顶跳下来。
“猫?”
我栽进了别人怀里,嘴里有什么滑进食道咽了下去,还泛起一股异常恶心的味道!我伸头出去干呕,却看见一颗缺了一小块的恶魔果实静静躺在一株紫罗兰旁。
完了,我把恶魔果实给吃了!
“这是……恶魔果实?”抱着我的人捡起果实,打量了会后看向我,我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话说这人长得还挺好看的嘛,眼睛是红宝石一样的颜色,还有一头看起来非常柔软的金色长发,皮肤也挺白净的。不过就没有眉毛,还纹着三角纹身,脖子上纹着黑色十字图案……等会,怎么觉得他有点眼熟?
“在那里!”我闻声望去,那些家伙追来了,我抬爪去抢果实,要是他们以为他是我主人就糟了。果实往上移了一点,我扑了个空。
“喵喵喵!(快还我!)”我着急地喊,然而他并没有理我。
我恨不同物种间的交流障碍!
“砰!”枪声响起,我看见他微微抬了下头,子弹从他眼前飞过。他闪开了!不过也正常,这里可是伟大航道嘛!
“妈的!把东西拿来!饶你不死!”追我的那帮人在不远处停下来,气势汹汹地喊。应该是有些忌惮这个男人,不敢靠太近,但又不肯放弃恶魔果实吧。
“果然,今天遇到猫走运的概率为89%,倒霉的概率为89%。”抱着我的男人低声说着。“今日不宜应战,如何化解?”
我惊呆了,这神棍味十足的话,还有他的样子——“魔术师”巴兹尔·霍金斯?!怪不得这么眼熟!
“你他妈聋了还是傻了?把东西拿来!”对面的人不耐烦了,我看见霍金斯缓缓举起果实,然后,手一甩,扔上了屋顶。
在下要为他的机智淡定点十万个赞。
“靠!给我抢下来!”
“艹!快去抢!”
两队人打了起来,没空管我们了。我趴在霍金斯的臂铠上,看着越来越远的混乱的人群。等他们打完发现恶魔果实已经被吃过一口后,一定会疯掉吧。
“好脏。”我身体一僵,看向他的衣服,被我碰过的地方满是灰黑的印子。不用抬头我都知道他现在是什么眼神!
我刚想跳下去,就被他按回来:“别动。”
嫌我脏还要抱着我啊?我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便没再动。
“你……听得懂我说话?”我听见他问。
“喵~(是的。)”我点点头。
“你很聪明。”
“喵喵~”我摇摇尾巴表示开心,不过一想到自己那惨兮兮的英语,我就焉了。报纸什么的完全看不懂!
沉默了一阵子,我听见霍金斯问:“你有没有主人?”
“喵~(没有。)”我摇头。
“我当你主人如何?”
“喵喵喵!”我狂摇头,我才不想当宠物!
霍金斯忽然站住。
“怎么不走了?”我疑惑地抬头,他仍然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让我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接着我被他单手抱住,而他另一只手拿出塔罗牌,洗好,呈扇型打开。
“在占卜什么?”我好奇地看着他用稻草抽出的牌组。
“罢了,还没到时候。”他轻叹一声,看向我。
“你的名字是?”
“我的名字?”我想了下,拉起他的袖子,“写”起来,虽然我英语差,但我的名字我还是会的。
“Nyx(尼克斯),夜之女神……”霍金斯似乎陷入了沉思。
“尼克斯,带我去见你最亲近的人……在清洁完之后。”


“喵喵喵喵!!!!——(救命啊!!谋杀啦!!!——)”
“不要动来动去。”
“喵喵喵喵喵!!——(还不是你搓得太用力啦!!——)”
在经历了地狱般的清洗后,我被吹干毛发,扔在床上。
“居然在旅馆开了间房来清洗还带了备用衣服,果然处女座都是洁癖!”我趴在床上,带着满满的怨念盯着浴室。
碎碎念一通后,我想起了凯大叔,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事……等等!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那些家伙发现果实被吃过了,又找不到我,或者忌惮霍金斯的话,会不会拿大叔出气啊?!
想到这,我立刻跑去拍浴室门。
“等一下。”哗哗的水声里传出低沉磁性的男音。
“好吧,那就等一下——个球啦!谁知道你要洗多久?!大叔现在可能正处在危险之中啊!!”我内心咆哮着,继续拍门。
“你最亲近的人不会遭到危险的,我占卜过了,安静点。”
“喵……(好吧……)”我停止拍门,转身跳回到床上继续趴着。
“……还是担心。”我盯着窗子,想着要不要先去看看,再回来带人。
“咔擦。”我听见浴室门开了的声音,一转头——是衣冠整洁的霍金斯。
没福利不开心。
“走吧,那边应该也差不多了。”
“喵?(什么意思?)”


我惊呆了,大叔的酒馆前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大片人!仔细一看还是被我带跑的那两派人!原来大叔其实是深藏不露吗?!还是有高人相助?!话说这么多人倒在这会引来海军的吧!
我看看霍金斯,他又在拿牌占卜。
“进去吧。”霍金斯收好牌,抱起我,跨过地上的人走向酒馆。
推开门,空荡荡的酒馆只有一个光头老人,还有旁边正在帮他倒酒的大叔。
“尼克斯!”大叔惊喜地看着我。
“喵~(大叔你没事吧?)”我跳下来,跑过去。
“尼克斯!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大叔抱起我,将我搂在怀里。
“喵喵喵……(给你添麻烦了大叔……)”
“啊,是你帮助了尼克斯吧,非常感谢,要不要喝杯酒?”大叔微笑着问霍金斯。
“有劳了。”霍金斯点头。
“老板,让我看看这只猫可好?”旁边的老人忽然出声,他的声音带着沧桑之感。
我内心一惊,看向他。如果不是他紧闭的右眼和他的脖子上狰狞的伤疤,还有身上微弱的血腥味,他看起来和一般的老人无异。
“啊?好的。”我被大叔放到桌上,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我从他仅剩的左眼里看到了怀念,奇怪的是,我心里也涌出一种多年老友再重逢的感觉。我应该是第一次见他啊?难道……这是原主的感情?!原主你果然是只有故事的猫!!
“尼克斯,夜之女神啊……是个不错的名字。”老人和蔼地笑起来,他的笑容让我想到了我那平时总板着脸,但和小孩子在一块时却会和蔼地笑着的爷爷,接着,我又想到了我的家人。
你们现在过得还好吗?
“年轻人,你叫什么?”老人的话将我扯回现实,他不知道霍金斯?霍金斯好歹也是赏金九千万的海贼,是没注意过吗?还是还不够他入眼?
“鄙人巴兹尔·霍金斯,请问如何称呼您?”霍金斯很有礼貌的回答道,该说不愧是疑似贵族出身的人吗。
“哈哈,叫我贝西墨就好,你这年轻人倒是挺有礼貌。”老人笑道,心情非常好的样子。
“老板,再多上点酒,还要些下酒菜。”贝西墨示意霍金斯坐下,接着对大叔说。
“好嘞。”大叔进了厨房,我一回头就发现,霍金斯又拿出了他的牌。
“哦?你会占卜啊,北海的人?”贝西墨似乎知道这个。
“是的。”
“原来北海真有奇术啊,说起来,刚才外面躺着的人说过:‘果实被你那该死的畜牲吃了!’这样的话,尼克斯你真吃了恶魔果实?”贝西墨转头问我。
“喵~”我点头。
“你以后可得注意点,别掉进水里了,能力者大半身体泡在水里的话就会失去力气无法使用能力。”贝西墨神情变得非常严肃。
“喵!(这个看过OP的都知道啦!)”我点头,做出认真的样子。这个人是在担心原主吗?这俩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感觉不像是被当成宠物……好想知道他们间的故事啊岂可修!
酒和下酒菜很快就上来了,两人边喝边聊,相谈甚欢。我叼着吸管,喝着大叔给我倒的果汁,听着他们聊的话题。
“贝西墨先生,你知道‘九命猫’的传说吧?”霍金斯说道。
“知道,‘拥有九条命九尾和强大力量、能让人死而复生、可以实现愿望的九命猫’,一听就知道是编的。”贝西墨满不在乎地灌了一大口酒。
“确实是编的。”
“关于‘可以实现愿望’这一点。”
气氛瞬间诡异起来,我分明看见贝西墨眼中闪过一丝寒意,而霍金斯仍然是一副平静的表情,叫人看不透他的想法。
“喵……(那个……有话好好说……)”我弱弱地出声。
这俩个不会打起来吧……但霍金斯说过“今日不宜应战”,应该不会打起来……倒是霍金斯的话,还有贝西墨那种反应……莫非“九命猫”是真的?!卧槽该不会是原主吧?!!虽然知道原主不是普通的猫但没想到这么厉害啊!!!可是为啥我并没有那种充满力量的感觉啊?!
“你怎么肯定只有‘实现愿望’是编的?”贝西墨冷笑着问。
“占卜所示。”霍金斯回答。
“你就不怕出错?”贝西墨有些吃惊。
“自然,但我,是一名占卜师。”
霍金斯的眼神十分坚定。
“哼!可别被自己的占卜坑了!”贝西墨话音刚落,我注意到霍金斯眼睑下垂,眼底一丝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那情绪给我的感觉……是哀伤。
“喵……”我用爪子抬起他的手,放在头上。他看向我,似乎是明白了我的意思,轻轻抚摸着。
“根据我阅书加阅漫多年的经验和作为动物的直觉,霍金斯……似乎……好像……大概……已经被坑过了……希望这样他能心情好点吧……”我讪讪地想,但是……即便是这样也相信着吗?真是搞不懂啊……
“既然你已经知道‘九命猫’是存在的了,那你也知道我是谁了吧。”贝西墨将酒一饮而尽。“你是冲着传说中被‘九命猫’守护的宝藏来的?”
“诶?!刚才不是传说的全部内容吗?!”我一脸懵逼地看向贝西墨。
“传说‘九命猫的主人是一名大海贼,他死后,它将主人葬在这座岛上,而它主人的宝藏也被九命猫藏在这座岛上,与它的主人一同沉睡。’”霍金斯对我讲道,也许是我惊讶的动作太明显,让他看出我的疑惑了吧。
“你猜的没错,我是来找宝藏的,也知道你是谁。”霍金斯承认了自己的目的。
贝西墨不知是盯着他还是盯着我,一会儿后,他叹了口气,说:“如果你找得到宝藏的话,拿去也无妨。”
“毕竟……‘九命猫’早在十年前的今天就追随她的主人而去了,那些东西,早已成为了无主之物。”
“追随主人而去了?它的九条命都没了?”霍金斯似乎没有料到原主已经不在了。
“……不,它是自愿走的,我只能告诉你这个。”贝西墨似乎是陷入了回忆当中。
“十年前……那不就是我穿越过来的时候吗!难道——”我想到十年前,刚苏醒时听见的声音——
“真是幸运的丫头啊,可惜资质略差了点……也罢,我现有的一切都送给你了,愿你能好好运用……来世有缘再见……”
时间久了后就把这事抛在脑后了,没想到……
“不过我有个要求。”贝西墨的话再次引起我的注意。
“他们的墓碑在半山腰上。”
“墓碑附近也没有宝藏。”
“别去打扰他们。”
“不,这话怎么听都像是提示吧。”内心吐槽着,贝西墨忽然站起来。
“该走了,那帮慢吞吞的海军到了。”
我转头看向门口,竖起耳朵一听,外面确实有些嘈杂。
“老板,后门在哪?”霍金斯将钱压在酒杯下,问刚从厨房出来的大叔。
“就在厨房。”大叔话音刚落,我忽然觉得身体悬空,下一秒就在霍金斯怀里。
“尼克斯我就带走了,抱歉。”
“啥?!”我回过神来,入目的场景已经从天花板(和某人的下巴)变成了灰暗的天空(和某人的下巴)。
抢猫现场!妥妥的抢猫现场!
“果然,今天遇见黑猫,运气会很好。”这家伙似乎笑了?可恶看不到啊!!


“喂,喂,喂,霍金斯船长你又带猫回来了!”
“而且又是黑猫。”
“船长真的很喜欢黑猫啊。”
以上来自围观坐在船舷上的我的一众无奈的船员,听他们的话,霍金斯不止一次带过黑猫回来过,所以……
霍金斯你其实就是个隐性黑猫控吧!!!
“介绍下,她叫尼克斯,是个很通人性的孩子。”
孩子什么的……其实我现在心理年龄已经超过二十了你信不……
“喵~(各位好~)”想归想,我礼貌地向船员们鞠躬。
“嘿~还真挺通人性的!”
“这么聪明还挺少见的。”
“船长眼光一如既往的犀利呢。”
“我听见了可爱的猫咪的声音!!!!——”
居然还有个显性猫控?!
一道身影像旋风一样从门中闪到我跟前,来人是一个看上去二十几的年轻小伙。
“乌黑发亮且毫无杂色的皮毛!富有灵气如翡翠一般的眼眸!如泉水般清澈动听的叫声!还有……”他轻轻抓起我的爪子,揉捏了一下。
“肉球的手感超好!简直就是猫中的极品啊!!——”
“喵喵喵喵!!——(放我下来!!!——)”我被他抱起来死命蹭,好不容易挣脱出来,我赶紧躲到霍金斯身后,非常嫌弃地看着他。
“哈哈哈!托雷克你吓到它了!”
“而且还被嫌弃了!”
“号称猫咪‘杀手’的托雷克也有今天!”
其他船员大笑起来。
“托雷克,回去做饭。”霍金斯将牌摆好后,摆摆手说。
这个叫托雷克的人是厨师?
“诶~是,船长。”托雷克一脸不情愿地看了我一眼,向他刚刚出来的房间走去。
“那边是厨房啊……”我看着关起的门想。
“他兴奋过度的时候就会这样。”我又又又一次被霍金斯抱起。
今天被抱了好多次啊,都快赶上十年间被抱过的次数了。
“今晚好好休息,准备准备,明天要去爬山。”霍金斯提高了音量。“爬到半山腰即可。”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船员们默默地看向那座高达6000米的像竖着的半个圆环一样的山,他们的表情就差没把“船长你特么在逗我”写在脸上。
顺带一提,我住的这座岛因为那座山而被称为“半圆环山之岛”。据说还被称为“有着半个像抹茶甜甜圈的山之岛”,因为山上的植被让它看起来就像浇了抹茶酱的甜甜圈一样。
“起这名字的人一定是吃货。”我当初听到时是这么想的。

刷完船员们的好感度后,今晚我就在霍金斯海贼团的船上过夜了。不过,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吃·饭!!
霍金斯海贼团的晚饭全都已经摆上桌了,食物的搭配看起来非常均衡营养,就是————量超多。海贼们的饭量似乎都很大的样子。而且仔细观察后,我发现只有霍金斯的面前摆着好几盘素菜,还有碗蔬菜沙拉,其他都是荤素搭配。毕竟是船长,有特权哪。
顺提,我在吃的过程中,总觉得有道非常强烈的视线,估计是托雷克吧。
饭后,霍金斯带我到船长室。
“这个怎么样?”他说着,从储蓄柜里拿出了————一个看起来很舒适的猫篮。
“喵!(看起来很棒!)”我点点头,然而内心——
连猫篮都有!霍金斯你果然是个(隐性黑)猫控!还有你这猫篮上有几个小稻草人的装饰诶!!这猫篮是不是你编的?!快从实招来!!

第二天一大早,霍金斯就带着我和大部分船员向半山腰进发。奇怪的是,有一瞬间我感觉到有谁在看着我,但是托雷克并没有在队伍里,我也没有闻到别人的气息。到了山脚,我们才发现——山的中央是中空的,我们必须得选一边上去。霍金斯占卜过后,决定从左边上去。
到了山腰,一个大概高五米,宽三米的墓碑映入眼帘。来到墓碑前,贝西墨也在这,他说,他是来祭奠故人们的。
贝西墨留下一句“宝藏确实不在墓碑下”就走了。霍金斯占卜了一下,确定他说的是真的。
经过一番占卜,得到的结果确实是就在这附近。霍金斯让船员们以墓碑为中心,向周围搜寻。
有船员在山体中空的地方发现了一个石台阶。
石台阶似乎有些年头了,霍金斯仗着能力死不了,让几个船员抓住一束由自己身上的稻草编成的绳子,准备先下去探路。
我也想跟着下去,忽然,我又觉得有道强烈的视线!
我看向视线投来的方向,那里只有树木和几缕从枝叶缝隙间洒下的阳光,还有浅绿色的草地,连点可以藏身的灌木丛都没有。
“喵?(错觉?)”
不对!确实有人在盯着我,或者我们!
忽然,一道黑影从我头上飞出,直直扎向一颗树,接着,在树前较远处停了下来!
“好险好险……”
伴随着声音,几个人的身形逐渐显现。
“幸会,‘魔术师’。”中间有着一头灰发,看起来大概二十出头的人将手中的铁钉随手一扔,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这家伙是……灰影海贼团的船长,悬赏金八千五百万的“灰色猎人”阿斯!与霍金斯仅差五百万,据说是个喜欢挑战极限(俗称爱作死)的男人!
“‘灰色猎人’,跟踪别人可不是好习惯。”霍金斯语气平静,似乎并不惊讶他的出现。
“啊勒,你看起来一点都不惊讶啊。”阿斯一脸疑惑。
“因为今天被人跟踪的概率为79.5%。”霍金斯说道。
“喵?!(合着你早就知道了啊?!)”我回头看了他一眼。
“喔~你的占卜确实如外界传的一样神奇。”再看阿斯,他笑得更开心了。“那么,你是否也像外界传的那样……是‘不死之身’?”
“等一下,船长……”阿斯身旁的人想阻止他,但他已经朝这边冲过来了!

(以下第三人称)

阿斯左手掠过腰间,向霍金斯挥去。霍金斯似是感觉到了什么,拔出佩剑斜横在身前。
“锵——”佩剑与阿斯手中的东西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
两人僵持住了。
“他手里有什么东西!是剑吗?但是看不见……能力者?”霍金斯心想,对阿斯的警惕系数上升。
“嘿,你还有两下子!”阿斯说着,左手食指一动。
“砰!——”枪声响起,一缕金色的发丝缓缓飘落,霍金斯的左脸多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枪?!”霍金斯本以为对方手里拿的是把看不到的剑之类的东西,结果却是把枪!惊讶之余,他果断用力一挥。
阿斯向后一跃,跳出攻击范围,两人拉开距离。
“呵呵,你流血了,看来你不是什么‘不死之身’。”阿斯看起来有些失望。“果然传言还是不可信啊。”
“……今日见血的概率:80%,出现伤亡的概率:80%。”霍金斯沉默了一会,说道。“以及,‘不死之身’的定义是有很多种的。”
“不过我确实不是‘不死之身’。”霍金斯默默地在心里补充道。

“那是……悬赏金八千五百万的‘灰色猎人’阿斯……”
“居然伤到了霍金斯船长……”
“那家伙手里明明是空的吧?!为啥会有枪声?!他是能力者吗?!”
“肯定是!刚才他们忽然就出现了,他的能力应该是将东西变得看不见!”
在阿斯冲过来时,船员们就闪得远远的,给两位船长留出了战斗的空间。此时他们看着两位的战斗,议论纷纷。
“将东西和人变得看不见吗,肯定不是‘透明果实’……变得看不见……该不会是‘看不见果实’吧?!”尼克斯紧盯着战斗中的两人,猜测着对方的能力。
“喵~(算了,反正就算猜出来了也没啥用,他们也听不懂我的话,还是安心看打架好了。)”看了一会儿,尼克斯就弓起身体伸了个懒腰,趴在地上悠哉悠哉地看起来。

阿斯左手用力一扔,枪在空中显形,朝霍金斯的右眼飞来。霍金斯刚想往左移动——
“砰!——”又是一声枪响,子弹打在了它飞出路线的一棵树上。
“喔~反应挺快的啊。”阿斯摆摆似乎是握着什么的右手。“要是你刚才是往左移就好了,没准我就能明白你为何‘不死’了。”
“还有把枪么……到底还有几把枪,或者还有什么武器?”霍金斯仔细打量着阿斯。
“?!”
“那是……”霍金斯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阿斯能力的弱点。
“噗噜噗——”电话虫的声音刚从阿斯口袋里传出几声,阿斯就将电话虫拿出来接通了。
“小怀特~”阿斯用一种蜜汁嗲的声音对电话虫喊,末尾的颤音让霍金斯一阵恶寒。
“阿斯!你快回——喀嚓”通讯忽然断开了,阿斯脸色一变。
“先放你一马!”他急冲冲地向山下跑去。
“船长!等等我们!”他的船员也跟着跑了。
“……”众人加一猫看着远去的敌人,一脸懵逼。
“喵喵喵?!(结果成了场闹剧啊这是?!)”尼克斯吐槽。
“继续找宝藏吧。”霍金斯把剑插回剑鞘,转身向台阶走去。
“……是,船长。”船员们互相看了一眼,也向台阶走去。
霍金斯按照原计划下了台阶,来到一个小平台,平台位置的墙壁凹进去了几厘米,边缘宽两米高三米,壁面整齐,看起来像是被切走了一大块,里面有道石门。
出于习惯,也出于谨慎,霍金斯先拿出牌占卜。
“打开石门的概率:100%,打开门后安全的概率:90%。”
霍金斯用力推了推,石门微微晃动,他仔细观察一会,将双臂化为稻草,挤入左侧的缝隙,用力一拉,石门很轻易被拉开了。仔细一看,原来石门底下的位置有个凹槽,里面放满了小滚珠。
“这个设计是为了方便开门吗?”霍金斯想,接着他的目光被石门后不远处,一大堆金光闪闪的宝藏给吸引住了。
“这就是……‘九命猫的宝藏’!”霍金斯望着那堆宝藏,兴奋和喜悦之余,还带着点惆怅。
这样,阿德莱德也能瞑目了……
“咔,咔……”
他听见了机械运行的声音。
“船长!”耳旁传来船员的呼喊,还有石头摩擦声。他转头一看,台阶正在一个个缩回壁内!
这时,脚底的平台也开始晃动,不好的预感从霍金斯心底升起,腿用力一蹬,冲进洞内。回身一看,平台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翻转,接着————
“砰!!——”石门重重合上,霍金斯陷入黑暗之中。

“霍金斯船长!”
“船长出事了啊啊!”
“电话虫呢?!用电话虫打过去!”
“不行!打不通!”
“等等!稻草动了!”
那根绳子挣脱了手掌的束缚,在船员们的注视下分散开来,组成了一个又一个字母。
“我没事”
“船长说他没事!”稻草旁,一名身穿褐红色大衣,头发绑成几股辫子的男人大喊道,以便告诉后面看不到的船员。
“船长没事!”众船员松了口气,稻草再次散开,重组。
“找到宝藏了”
“船长找到了‘九命猫的宝藏’?!”稻草旁边的一名船员惊呼。
“卧槽!那宝藏据说价值五六个亿啊!!”另一名船员大喊。
“那咱不就赚大发了?!”他旁边的船员惊喜道。
“安静!船长还传话过来了!”男人喊道。
“稻草被门夹住了”
“我要舍弃这部分”
“我会在里面找出口”
“你们要小心”
稻草掉落在地,变得软趴趴的,这也代表着,他们和船长彻底失去了联系。
“格雷格大副,现在怎么办?”有人出声问那个男人。
“你们三个在这里守着,其他人先在这附近搜寻类似出口的地方————谁在那?!”格雷格眼角余光发现不远处的树丛后有黑影闪过,他拔出剑,指向那个方向。其他船员也亮出武器,警惕地看着那边。
“是我。”那人走出来,低沉且熟悉的声音透着些虚弱,洁白的荷叶边衬衣上满是斑驳的血迹,他捂着右肩,整条右臂被鲜血染红,不断有血滴落,显然是受了严重的伤。
“霍金斯船长?!”

微弱的蓝色荧光驱逐了黑暗,它们遍布每个角落,照亮了整个山洞。
霍金斯割断绳子后,身上掉下一个小草人,草人的右肩处缺了一大块。
“刚才应该用头发当绳子的,可惜了。”霍金斯惋惜地看了眼草人,便将目光投向荧光所在处观察起来。
“这是……紫罗兰?”霍金斯神色有些复杂。
荧光其实是从角落长出的花的花蕊中散发出的,而那些花看起来似乎是蓝色的紫罗兰,也许是伟大航道特有的品种。
“这种地方居然还能长出这么健康的紫罗兰……该说不愧是伟大航道么。”
“那是?” 霍金斯注意到一个洞口,里面同样盛放着紫罗兰。掏出塔罗牌,占卜结果是通道安全内的概率为90%,死亡率为0%。
霍金斯收好牌,拔出佩剑,从宝藏堆里拿了几枚金币作为发现宝藏的证据,走进通道。
越深入通道,花就越多,也越来越亮。空气中开始弥漫起浓郁的花香,闻起来十分舒服,仿佛能治愈身心。
就在霍金斯担心香气会不会有毒时,前方出现了微弱的光芒,那是和蓝色荧光不同的,暖黄色的阳光。
“出口!”霍金斯加快步伐,走出通道。
“这里是……?!”
花田中种满了各色各样的花,但它们全部都是紫罗兰,毫无例外。这时,风起,云行,花田翻起层层波浪,树叶发出哗哗的声响。不远处可以望见一座城镇,此刻已是黄昏,家家户户炊烟袅袅,夕阳洒下暖黄的光。这一切,宁静、祥和、朦胧且不真实。
霍金斯内心不由地泛起一阵酸楚。
“北海……‘维尔里特’岛……花香果然有毒。”霍金斯低声喃喃,但他想了想,又觉得不对,他现在的意识十分清晰,和以往中毒时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如果不是某种新型毒产生的幻觉,就是他中了类似幻象的能力了!
“霍金斯殿下!————”熟悉的声音入耳,霍金斯愣了一下,不知该如何形容的感觉涌上心头,他转头看去————
来人有着一头栗色的短发,一身贵族打扮,容貌虽然普通,却有一股阳光的气息。
但走在他身前,一身黛紫色宫廷长裙的金发贵妇更加重了霍金斯心中那复杂的感觉。
“阿德莱德!”
“母亲大人!”

“是霍金斯船长!”
“船长怎么受伤了?!”
“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格雷格有些狐疑的看了眼霍金斯,转头对着骚动的人群喊。“奥狄斯!快帮船长治疗!”
“不必了。”霍金斯的脸色看起来十分阴沉,众人瞬间安静下来,疑惑的看向他。
“但是船长你这伤……”船医刚想说什么,就见霍金斯抬起没受伤的手。
“快趴下!!”格雷格心生不好预感,大喊一声,趴在地上。
手用力挥下,枪声响起,密集的子弹飞向没反应过来的船员们,结束时,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部分船员伤到要害,当场死亡,剩下还活着的,不是捂着伤口痛苦呻吟,就是茫然地看着船长,无法明白现在的状况。
格雷格大脑一片空白,一堆人从灌木丛后站起,是海军。
霍金斯转身就走,格雷格回过神来。
他迅速爬起来,冲向霍金斯,一剑刺去。霍金斯猛然转身,左臂化为绑着铁钉的稻草手臂,挡下他的攻击。两人僵持着,海军举起枪支,瞄准他。霍金斯神情漠然,格雷格眼神坚定。
“你不是船长!”
“这里也不是现实!”
“就算是陷入绝境,也没有抛下我们的船长……”
“是不可能背叛我们的!”

“唔……”尼克斯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
“这是哪?”尼克斯茫然地四处张望着,头顶是一片星光璀璨的夜空,脚下的地面仿佛水面一样,倒映着星空,一动就会泛起阵阵涟漪。
尼克斯发现不远处的地面有大片模糊的影子,她走过去,却发现————
“霍金斯?!格雷格?!还有其他人?!为什么都在地下啊?!”尼克斯焦急地在霍金斯所处的地面上方来回走动,但除了踩出的一圈圈波纹外,没有任何动静。忽然,霍金斯消失不见。
“不见了?!”
“放心吧,他只是醒来了而已。”清冷的声音在她耳边飘过,尼克斯抬头,她前方多了一只有着金色眼瞳的黑猫。
“你是?”尼克斯莫名觉得对方的声音有些熟悉。
“我叫阿格莱亚(Aglaia),是你这具身体的原主留下的一点残识。”对方回答。
“你就是那时把身体转让给我的人?”尼克斯惊讶地说,然后她忽然发现自己会说话了。“呃……总之谢谢你,还有……请问这是哪?还有你刚才说的‘醒来’又是……”
“这里是你的意识深处,而我说的‘醒来’,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尼克斯一脸懵逼。
“罢了,我就和你详细讲讲吧。”阿格莱亚似乎有些无奈。
“你刚才看到的,只是那些人类处在‘识海’表层的意识的投影而已,众生的意识深处连通着一个名为‘识海’的地方,进入深度睡眠的时候,意识便会通过潜意识进入到识海表层,在这里,你会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因为个人的精神力没有全部放在上面,所以当时无法思考,也并不记得有回放过什么。”
“这样的经历,被称为‘做梦’。”
“哦哦……”尼克斯点头,不过还是一脸懵逼。
“而刚才那种情况属于被人为驱入‘识海’表层,他们是中了幻术一类的法术,意识才被驱入表层的,他们会在表层里看到将施术者为他们展现出的景象,会看到什么由施术者决定,并且,只有施术者才能看到他们处在表层的投影,和他们看到的景象,如果有人识破了幻术,就会自动脱离表层,回归现实,投影也就消失了,就像刚才那个男人一样。”
“这样啊……等等!”尼克斯察觉到一个问题。“那为什么我能看见投影?!我不记得我有施展过幻术啊!”
“因为我只是一缕残识,只能通过链接上你的意识来施展幻术,所以你也能看见投影。”阿格莱亚解释道。
“原来如此……你施展幻术是想干什么?”
“考验他们有没有资格拿走宝藏,通过就能拿走,没通过就死。”
“哈?!——”
“不过他们的船长已经通过了,所以他们全员都能通过。”阿格莱亚继续说。
“给我一次性说完啊!很吓人的!”
“淡定淡定。”阿格莱亚按住炸毛的尼克斯。
“说起来,他们看到的东西会不会造成不好的影响?”尼克斯想起以往看过的一些漫画里,某角色因为幻境中的景象勾出心理阴影,给日后留下了极大的隐患。
“不会,我会让没通过的人忘记他们看到的东西的。”阿格莱亚放下爪子。“不过我也放心了,那个男人还是挺有责任心的。”
“诶?放心什么?在宝藏中有什么留恋之物吗?”尼克斯凑近,好奇地问道。
“不是宝藏的事……”阿格莱亚转头,眺望远方。“当初捡到你时,也是像这样的满天繁星呢。”
“敢问捡到是指……”
“他们都出去了,你也该醒来了。”
“永别了。”
“等……”尼克斯的身体化为烟雾,腾空消散。一颗星星从天上缓缓飘落,落在阿格莱亚面前。
“这次,真的该走了。”她闭上眼,星星发出耀眼的光芒,淹没了她的身影,照亮了整片天空。

霍金斯睁开双眼,发现自己正趴在洞窟的地面上,而且浑身上下缠满了干枯的纤细藤蔓。
“什么东西……”霍金斯爬起来,藤蔓随着他的动作断开,他一脸嫌弃地将身上的脏东西拍掉。感觉差不多了,他才抬头打量起周围。
洞口并没有关上,地上也没有小草人。借着洞外投入的光线,可以看到仍然安静躺在洞窟中央的宝藏,墙壁坑坑洼洼,最多只有一些裂缝。角落的紫罗兰已经全部枯萎,他身上的藤蔓其实是这些花延伸出来的根茎。仔细一看,这些花底下还有许多枯骨,恐怕是在他之前来到这里寻找宝藏的人的。
“回去一定要洗澡!”霍金斯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嗯?”
霍金斯注意到口袋里的金币都不见了,他转身出了洞口,石阶梯也还在。
“果然,幻象是在我打开门后出现的。”霍金斯返回船员身边,他们正陆陆续续的醒来,身上也缠满了干枯的藤蔓。
“霍金斯船长……”正在处理藤蔓的格雷格注意到他,神色有些警惕。
“欢迎回到现实,没做噩梦吧?”霍金斯将手递到他面前。
“啊……要说没有是不可能的……不过倒是有些东西被解开了。”格雷格放松下来,抓住霍金斯的手,被他拉起来。
“欢迎回到现实,船长,你似乎做了个好梦?”
“啊……是呢……”霍金斯回忆起了在幻象中的经历。“对有些事算是释然了吧。”
“宝藏就在下面,你组织船员下去搬吧,我去找一下尼克斯。”霍金斯刚说完,就听见上头传来一声猫叫,抬头寻找,很快就发现了趴在树杈上的尼克斯。
“喵喵喵!(救命啊!我下不去啦!)”尼克斯可怜兮兮地叫着。
“你什么时候上去的……”霍金斯无语地走过去,将她抱下来。
“喵!(我怎么知道!)”尼克斯瞪了他一眼。
“等会儿让托雷克给你做烤鱼吧。”
“喵喵喵喵!!(霍金斯SAMA万岁!!)”尼克斯立刻兴高采烈地在霍金斯怀里蹭来蹭去。
“可爱!”这是霍金斯第一反应。
“感觉尼克斯变活泼了?”这是霍金斯第二反应。
“尼克斯,我见到那只叫阿格莱亚的猫了。”霍金斯边摸着她的头,边说。“听她讲了些你的想法,我也考虑过了,所以……”
“喵?”尼克斯歪头看向他。
霍金斯捂脸————“这孩子还会卖萌了明明原来有种冷淡的感觉的看来性格真的变活泼了不过这样也不错!!!”
“尼克斯,”霍金斯看向她,神情认真。“你可愿意成为我的伙伴?”
尼克斯石化,船员们震惊。
让尼克斯入伙,船员们当然是反对的,毕竟她是只猫。然而霍金斯一句话推平所有不服————“她吃了恶魔果实。”
“原来吃了恶魔果实啊!”
“早说嘛!”
“那咱就不用担心了,反正这孩子这么聪明。”
“动物伙伴还挺有意思的。”
众船员松了口气。
“喵喵喵喵!!(我还没答应呢!!)”尼克斯挥舞着爪子叫道。
“你不愿意?”霍金斯眉头微微皱起,但很快就恢复了。“那我把你送回去吧。”
“啊,船长不开心了。”众船员想。
“喵!!(愿意愿意!!)”尼克斯急忙点头并将头埋在他怀里蹭个不停以示亲昵,成为猫后,她对其他生物的感情变得敏锐了很多,此时的霍金斯在她看来简直就是个想要的东西差点就能得到但却失去了便逞强装作不在意可眼角又溢出大大的泪珠子出卖了他的心情的小孩子啊!!!————好吧,这只是个夸张的说法,本命的邀请怎么可能会拒绝呢!!话说自己是不是变活泼了?
“开心~”霍金斯的内心飘起了小花~

下山时,尼克斯带着霍金斯去了一趟凯的酒馆,毕竟是认识多年的人了,好歹打个招呼。贝西墨也正好在酒馆里,他知道尼克斯加入了霍金斯的海贼团后,一拍霍金斯手臂,说:“这孩子就拜托你了。”
“我会好好对她的。”霍金斯态度诚恳。
而尼克斯则在旁边听着凯那滔滔不绝的叮嘱。
“这带男友回家见家长的既视感……”尼克斯无奈地想,虽然那是不可能的就是了。
第二天,碧空万里如洗,画着稻草骷髅头的海贼旗随风飞扬。几名海贼爬上横杆将风帆放下,风帆鼓起,副船长格雷格走到伫立在船头的霍金斯身旁。
“一切准备就绪,船长。”
霍金斯转身,看向全体船员。
出航的场景一如往常,但这次,船长肩上多了只看起来兴致勃勃的黑猫。
“起锚,出航。”
“哦!!————”
“喵!”